柯籽

在今天..我遇见了你...

【贾正】Crime

暗恋是无期徒刑


我希望最坏的结果不是死刑


我希望你不会亲手为这无期徒刑判上死刑






名词:罪行    动词:犯罪

Crime

“这 不是罪”

朱正廷无力地给黄明昊诉说着,他希望黄明昊能理解他。



可黄明昊根本听不进去,勉强回了他一句

“在我看来这除了是crime还能是什么呢?”



在朱正廷的震惊中,黄明昊顺势甩掉了朱正廷的手。回头对朱正廷说

“在公司里请您注意点,我不想再惹上您了”

说完便快步走出了公司大门



朱正廷震惊的是这个曾经这么爱他的小孩,如今怎么对他这么狠。他无法再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原本抱有的一点点希望都被毁灭。



朱正廷只得回到了公司的练习室,他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用手扶着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问

“我究竟哪里做错了”



“你千错万错都不该对我产生爱”

小孩心里叫嚣着

-小孩心已绝,不再似透玉




——动机

“我爱他”

 “我觉得他不爱我”

“我要他爱我”


——罪行

违反伦理


——判刑

心理纠正


——释放

doctor

“心理纠正成功,可出院观察”





“啊......终于出来了

要不是为了再见你一面

我怎么会听那些人的胡言乱语”



小孩走出公司,将头上扬,望向灰蒙蒙的天空

谁都没注意到小孩向某个方向一撇

那是他的doctor

毫无疑问,正在对他进行所谓[出院观察]



小孩没有太多的不悦

接着去[复查]了

阳光把灰雾照透了一寸

小孩牛仔裤兜里的东西闪了一下




——动机

“我觉得杀人挺好玩的

要怪 就怪那些doctors

没成功纠正我心理吧


累死了”


——罪行

故意杀人罪


——判刑

死刑缓期


——探监

.....

“黄明昊!你为什么要为了我杀那些人!

那些人根本不配让你去杀!你明明可以....”


“够了!

谁说我是为了你才杀人的.....

我只是觉得很有趣罢了

我只是想...

看那些思想上高高在上的doctors

向我求饶,懂吗?”


“黄明昊你疯了吗!

那些人不配,不配,不配!”


“我觉得挺配的,患者和医生

起码

黄明昊和朱正廷


配....”


“........

你变了.....”




——crime

合法



——重逢

“(呲)你怎么没死呢

命够大啊”


“那是,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呢

......

你...当时问什么想杀那些doctors”


“你知道啊 ......

也是.....

你肯定知道...”


“所以,为什么呢?”


“为了黄明昊呗”(轻笑)


“我就知道哈哈”


“明天去民政局呗”


“好”





——动机

“我要杀了那些医生

要不是他们

黄明昊.....

你怎么会不爱我”


但朱正廷永远都不会问黄明昊

他是如何知道他要杀那些医生的


这是个秘密

一个永世秘密

————————

一个很辣鸡的脑洞

想了好久

终于写完了


















































































































































































【贾正】缘聚旧亭


————————————

远处

有一个公园

公园里有条蜿蜒流淌的河

河边有一个红亭


没有人知道为何那腐掉的红亭还在公园

与公园格格不入


白天旁人对它绕道而行

晚上的它才道出了为何还存在的缘由



[凌晨4:06]


红亭旁围绕了一层白雾

仿佛又重涂了一层漆


“嗨,我叫黄明昊,我们好有缘啊”



红亭从来只聚有缘之人

虽然只是能和那个所谓的有缘人聊会天

但对有些人来说  也值了


“我叫朱正廷,好巧啊,我遇见过一个人,他也叫黄明昊”

雾的那端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声


可他们知道对方都不是他



“那个....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嗯....更确切的说

您是怎么..身亡的?”

黄明昊还是没忍住,说出了这个不太友好的问题



“我吗?那你呢?”

朱正廷反问起来



“我啊,我觉得我爱的人不爱我,他又娶了别人,就想不开....就到这里喽”

黄明昊坦然的说出了一切,仿佛没什么似的




“我们真的蛮巧的,只他是真的不爱我,他更爱他的事业,他以为我成心和他作对....就把我推了下去。早知道我就不纠缠他了”

朱正廷从旁边娓娓道来


少年两人聊了许久

仿佛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投缘的人



直至白雾慢慢散开,阳光一丝丝照进白雾

他们慢慢出现在对方面前

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

他们与对方的那个他长得一模一样



只是少了一丝对他们的冷漠

多了一丝对爱情的渴望


他们各上前几步

抱住从没认识过却见过无数遍的对方

“祝下一世那个他爱你”


慢慢的与白雾一起消逝在红亭中





[隔天]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啊?你是如何亡故的?”(笑)

又是这个不友好的问题


“哈哈,我爱的那个人以为我娶了别人就不再爱他了,他想不开就...然后我觉得我活得没也什么意义了,就到这了,你呢?”



“我....还是对不起他。利益太可怕了,我不敢对那个他表达爱意。我在天台,把他推向了深渊,看着他完美着陆,我也就想开了。便随他一同去吧。

我就在这了”


“祝下一世你与他少些遗憾”

最后一个祝愿



红亭最后还是逃不过被拆的命运


也罢

红亭也累了.....



我来到了远处的公园

看到了现实中的红亭和那无数的遗憾,我祝愿


“祝愿他们得到那个他千丝万缕的牵挂

   深陷其中”

【贾正】等到你

ooc勿上升

阅读愉快

——————





“你好” 


青衣少年露出一个恰好的微笑


   “来,明昊,这是你朱伯伯家的公子,以后便从黄府住下了,叫哥”黄家的大管家对黄明昊说着把朱正廷介绍给他。


     朱正廷主动示好,伸出那双纤纤公子的玉手,手中握着一只极精美的玉佩


“黄公子,以后还请多担待”


     黄明昊并没有接过,只是冷冷的瞪着手握玉佩的朱正廷。


     朱正廷也见此把玉佩交给了管家,转身嘴角放下弧度,跟着管家去往住处


    当时的黄明昊虽然才十岁左右,但他仿佛感受到了威胁,他不能接受突然冒出的朱正廷,他更觉得他会失去那份属于他的独爱。








 初见,无感






  




  黄明昊的预感意外的准


自从朱正廷来了,全府上下都为他担心着。朱正廷有时候一天闭门不出,父亲要派人去问好几次。


而黄明昊一天不吃饭,就被定义为又耍性子了,又想出去瞎逛了。


而黄明昊对朱正廷一天闭门不出的原因却知道的清楚,那只是朱正廷又在研究诗词了。


黄明昊对他的评价也是


    “此人,极痴...”




朱正廷自从来了,几乎是天天把自己锁屋里,一心做着诗词,为早日完成理想 脱离黄家


他无心理会一个小孩子脾气的黄明昊,他也会知道黄明昊十分讨厌他


“只不过一个傻小孩儿罢了,谁愿理他,可笑至极.”






印象,恶劣






两人就这样相不过问的过了两三年






其实朱正廷还是注意了黄明昊


[他觉得自己还是有愧于黄家,在他家里白吃白喝,黄老爷不求回报,还把他照顾的极好。也从不让人过问他的来历。


就算表面上再淡定从容没有什么的样子,心里还是会有愧疚感在涌动,以至于,他总会有意无意的注意黄明昊。


黄明昊吃没吃饭,有没有夜不归宿,夜不归宿去哪了之类的总会自然地询问身旁人。


这么细致的了解有段时间甚至让朱正廷以为他们很熟似的。他也逐渐会在黄老爷生气时帮黄明昊开脱罪名。


但终归只是单方面的熟罢了




关注,无果




两年后的一天笠午,朱正廷在集边搜寻着适合他的石砚和墨。


忽然听见了一阵似曾听过的笑声,像极了在那个纨绔的黄明昊。这回头一瞧果真是,可身旁可还有个男子陪笑


  刚想扶住黄明昊的手也就落了下来




望着黄明昊远去的背影,万千思绪都堵在心头


想必那个男子就是那孩子新相中的男子吧




朱正廷思考了一会儿


还是决定转过身继续挑选砚墨


可不知怎的了,心里总还是不放心,好像是不想自己看了怎么久的孩子被别人夺走了




还是回望了一眼


望到他们向城西走去


“不对”朱正廷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 那城西不是有一片树林,并且树林里有许多凶猛的野兽




朱正廷瞬间丢掉了手中的物件,转身问西跑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那傻孩子受伤




他终究是动了凡心






事过了有三四个时辰,天早已落幕


黄明昊其实早早的到了家,他其实只不过是把那位送到城西一小道,送他去采药的,根本不是朱正廷原本想的那样。


黄明昊到家后,便从那后花园的亭子里吹着秋风睡了一觉。舒舒服服睡得好好的,突然就被管家黄叔摇醒了。黄明昊睁着朦胧的双眼,颇带有起床气


“黄叔有何要紧事啊,我―们可以一会再说啊―”说罢还顺势抻了个懒腰


管家皱紧了眉头


“不好了,朱公子,朱公子不见了!”


黄明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哈?他不见能有我什么事”


黄叔小声拉过黄明昊“不是啊,今天有人看到朱正廷向城西跑去了,然后老爷就怀疑是你”


黄明昊倒吸一口浊气


“城西?......不会吧,他难道以为我去城西树林了?!”


黄明昊硬是推开了黄管家,径直向外跑去,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管家的呼喊。


他真是服了天天监控他的这个人,都跑去城西森林了,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等他在城西树林找到朱正廷的时候,原本完好的衣服早已被一些小型野兽撕裂,青白色的丝绸也早被血液染红,书香仙气环绕着的少年也靠在树丛边变得虚弱不堪。


黄明昊二话不说就背着朱正廷往树林外跑


边跑还边念叨


“我给你说,朱公子


今天要不是你命大没有遇见大型野兽,否则你早被吃了好么 你说说你,平时不是挺理智的吗。今天怎么就这么冲动”


朱正廷好像听见了似的


还不忘抬起早没了力气的手拍一下黄明昊


“我这不还是怕你先 被 吃 了”




朱正廷经历了一番波折终于回到了黄家,平时就没经过什么风寒的朱正廷,这在床上一躺就是两天。


令全黄家人惊异的是黄明昊竟然在朱正廷身边一直守着,但又仔细一想


可能只是出于愧疚。




大概只有黄明昊才知道他自己这是为什么......


那天背朱正廷时,他雪白色的胸膛不小心露出来,好巧不巧又被黄明昊那个孩子看见了


这不就动了心


“这朱正廷是好看,可...可怎么会这么好看”


可真像小猫咪柔软的胸膛,那么温柔又致命






朱正廷被安全接到了黄家,黄明昊在他身边可是待了好几天


他可得趁朱正廷不知道好好看看他的模样


“此物只应天上有”


黄明昊可是真的尽力忍住了不动心


可这一个美人


断袖也值了。




在床前黄明昊也跟朱正廷讲了好多好多的事情,他差点就没从盘古开天地讲起了。


他讲了他的童年他的苦楚,他讲了为何自己会倾心于男子,甚至还说自己是长生的


黄明昊怎么也料不到这一切全被他身边的美人听去了啊




朱正廷也只是信一半不信一半,不过对于这个小孩的身世还是很心终的


黄明昊从小就失去了母亲


又被灌输是母亲抛弃的思想,这才从小信不得女人,才至于....倾心于秀气的男子


以至于黄明昊长生这件事就当是在编笑话吧




待朱正廷醒来后,他俩的关系才慢慢开了花




不知为什么少时的友情总是得到的那么轻易


黄明昊觉得朱正廷也不是那么偏执了....


朱正廷也放下了那份重任,心想留在这儿也是不错的选择,还能有个傻孩子逗乐




只可惜






命从来不由己




朱正廷常常是早早起来做他的诗词,因为他要把下午的时光给他的傻弟弟


黄明昊也在黄老爷的眼里乖了许多,午后几乎不出去了,就更不会夜不归宿。黄老爷把这切切归功干朱正廷了




午后的少年懒洋洋的晒着慵懒的阳光躺在另一少年的腿上,脑子里完全是属于他们的风花雪月




他们几乎做过了所以足够浪漫的事






为你一人 我愿舍命赴死

【贾正】幼稚 才爱

算是昨天写的那篇的后续吧


——————



“每天都太苦啦啊”


“我不想记住那些公式法则”


“我也不想回顾某些单词”


“我不想在意老师的呵责”


“可我没有其它可以记住的事了”


“如果有....那也不用记住”


“他自己每天都会提醒我记住他”


“看啊,又来了”


夕阳下的少年举着高高的左手

手里仿佛攥着什么  紧紧地攥着



少年打开手掌

露出一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的糖



“朱正廷,你瞧,这可是我最后一颗糖了”

“勉为其难,就给你吧”




(明明选了我最爱的味道

太拙劣了啦)


没有办法他爱的小孩就是这样

“啊―喂我吧”



黄明昊边喂边嘟囔

“这可是我最后一颗糖了耶”


“那可真是太谢谢了”

我毫无保留的抱着这个小孩

他轻轻在耳边说

“不用谢―”



心里化学反应大激烈啦

“他成功的又让我忘了今天学过的东西”


—————————就这样 (*´◐∀◐`*)


【贾正】万圣节的糖果🍬

🎃🎃




如果我有一个糖,我会把它分成两半

你一半,我一半


有人可不是这样想的


“如果我有一个糖,我会把它包好

然后,喂给他”



“他吃完糖肯定会抱着我说‘你最好啦’这可比糖甜多了”


可黄明昊明明有好多糖


于是他立马有了主意


“好啦,我要赶紧去把那些糖吃完,就只剩一个”

少年脸上满是期待,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


‘咔嚓’

糖被他咬碎了

随即又塞了一颗进嘴

忍不住哼起了欢乐的小调调


他真想看看他那哥哥开心的样子  

“唔...那真是太令人期待了”




这么多糖,剩一个

才能让他抱紧我


————————


.....希望大家万圣节也会有把最后一颗糖果留给你的人


那大概真的很幸福了






【贾正】等到你

同人文


长命昊x痴人正


————————————


以前啊


你笑着叫我哥哥,我在心里默默发誓

  “我一定要守护好这个傻瓜弟弟”


他总是望着我憨笑

我怎么会对一个傻瓜动了心


却不曾想,我先了你一步离开这个世界.


孟婆问“你为何不喝这汤,你在等谁”

“我在等一个长命的傻瓜罢了”


待彼岸花已开落了几生

孟婆问“你所说的那个傻瓜怎么迟迟未来”

“因为他是个长命的傻瓜啊”(笑)



彼岸花开,我为何等不到你...

算了


“我愿等”

————

 

我有个哥哥,不是亲的

可他对我真好



我...爱他吧

他比任何人都关心我

我常常对他抱有幻想


后来他先走一步,离开了我

我不知道我用了多久才走出了这个阴影

几百年?(笑) 谁知道呢



总之我还没等到他


我为何要长命

“我还能等到他吗”

这个问题困扰我太久


算了


“今晚月色真美”



——————————————————

ps:哥哥知到弟弟长命,但不知道弟弟会活这么久

所以才会等的啦


又是小学文笔的一天(困

zjszd啦